债务资产规模约为100万亿美元

债务资产规模约为100万亿美元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此前,荣格财经文章《token到底属于什么?股权?债权?还是期权?》讨论了关于token的性质。文中对于token的性质判断的方向,按照著名学者金岩石老师的说法,“通证,是区块链的‘局部货币’。”这是围绕其满足货币属性的几个特点而言,但是事实上,“token”这个概念的内涵比“货币”这个概念要大,因此最终要判断token的性质,还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如果你要问,那token到底是个啥?笔者不能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其实,这件事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在区块链的圈子里吵翻天了。01token到底是啥已经吵翻天最近,美国监管部门怎么看怎么觉得ICO发行的token是证券,随后,以太坊的高管表示,token不是证券,不信咱们问律师!人家美国人就是讲法律,开撕前都要拿律师镇一下。问题是,律师怎么能判断token是不是证券呢?在此前的法律体系中,作为一个新生事物,token的发行和监管还是一个空白。所以律师说的能算数?监管部门一看,哟呵?拿律师吓唬我,组团来研究!于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联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讨论,token到底是个啥玩意!随后,5月7日讨论了一天,什么结果也没有。别觉得美国监管部门吵得人脑,单从这个事件而言,以太坊如果一旦被认定为证券,那未经注册就发行的加密货币或使相关人等入狱,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将面临巨额罚款。而为避免进一步违反证券法规,他们只能将此币种下架,对该加密货币的价格将是巨大的打击。而以后满世界ICO的现象,将不复存在。关于token到底是什么的性质判断,最终是要落地于监管的责权划分,这是从法律的程序正义来考虑的。如果我们从法律的实质正义来考虑的话,似乎这样的考虑,会有些多余。因为实质正义追求的,监管目的在于让行业健康发展,杜绝欺诈等不良行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我们似乎可以暂时放下对于token的性质的判断,不要纠缠这个问题,而要去看到目前token发布的模式中,更为深刻的很多内容。事实上,加密货币出现以后,美国的监管冲动就一直没消停过。首先是比特币,但是比特币的监管,美国政府和监管机构都是老虎咬天无从下手,对于比特币这个打不死的绝世小强,他们恨得只想把创始人中本聪拉出来打一顿,但现实是,不光比特币监管无从下手,连中本聪到底是谁,也都不知道,只能仰天长叹,十分尴尬。而ICO诈骗出现以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对付的主体——以太坊!早在2016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以太坊的重大失败进行调查后,去年7月对ICO发出了警告——以太坊在非法发行证券。今年2月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SEC主席对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报告说:“我相信我见过的所有ICO都是证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所以一再强调ICO是证券,不是为了学术探讨,而是需要给自己能够触及对于ICO的监管,达成一个桥梁。但是很明显,以太坊不是那么看的。所以这个口水官司预计还会扯皮扯很久。02不得不说的关于ICO模式的隐患要说ICO最直接的隐患,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一个可以瞬间融资上亿的工具,居然没有政府监管,这不是骗子们的天堂吗?不法分子可以轻松通过ICO募集到多达上亿的资金,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的情况哪个国家可以接受?但很多国家出于法律的程序问题,监管机构发现自己很难以现有法规对其进行监管。对啊,监管要有依据,你没有依据怎么监管呢?谁来监管?凭什么监管?相比之下,中国政府聪明多了,跟你们这帮小爬虫咬文嚼字矫情个什么劲,我说ICO不合法,一刀切,不许玩了。于是中国政府控制住了本土ICO的发行,但是并不能阻止ICO蔓延的趋势。国内不让做,就到国外去,直叫中国政府干瞪眼,于是各种空气币蔓延依旧屡禁不止,而且场面愈演愈烈,连广场舞的大妈都开始参与了进来!给诈骗提供工具这个只是隐患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就加密货币这个工具而言,点对点的直接结算,可以绕过银行,绕过海关,绕过许多监管途径。这给洗黑钱提供了很好的工具,并且让监管的难度也变得很。此前,中国就出现过线上赌博的棋牌娱乐工具,通过比特币洗黑钱的案例。如果ICO遍地都是,会导致洗钱以后追脏的难度非常大。总之,ICO这个工具,给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锋利的双刃剑。ICO在给骗子,给洗黑钱的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工具。于是乎,我们需要考虑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们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呢?token的本质,是一个证明了一系列权力的通行的凭证,它让很多本来不具备流通属性的内容,在区块链技术的帮助下,实现了可以流通的功能,这样的一个功能本来很好。但是综前所述,它现在发行的模式,带来的问题更大,其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监管的问题。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尝试讨论一些token的新的模式,让监管的困难降低,然后缩小投资者的风险,以及最后能让行业能够健康发展呢?03STO模式和IDO模式的探索在四月的时候,加拿大证券交易所(CSE)宣布,将推出一个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token清算和结算平台,在平台上,公司可以通过token募集资金。CSE公告说,使用这个区块链平台的公司能够向投资者通过证券代币发行(STO)的方式来募集资金。通过CSE平台发行代币的公司将受到相应的证券委员会的全面监管。CSE将他们设计的STO成为ICO的替代品,因为他们认为ICO不受监管。他们的公告提到,该平台将同时服务于“大型的成熟企业”以及“那些首次进入公开资本市场的初创公司的创业者们”。CSE还和区块链项目公司Kabuni
Technologies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他们将成为首家发行STO的公司。首先Kabuni必须向卑诗证券委员会递交招股书。一旦通过,Kabuni发行的STO将成为首个在得到公认的证券交易所交易的代币化证券。关于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的模式,说起来似乎玄乎,其实道理很简单。ICO大家可以理解成此前我们股票市场想要提倡的注册制。谁的公司想上市,登个记,然后就可以上市了。ICO也一样,谁想发币,做个白皮书就可以去发了。这样的方式当然不靠谱。而STO和现在中国股票市场的审核制相似,由中心化的交易所来监督管理,考核是否具备发币的资格,并参与其中。这里我们需要看到,虽然从逻辑来看,依然没有办法说token是证券,但是要做STO的模式,完全是可以设立新的机构去监管的,所以STO是一个非常值得一看的模式。这个模式虽然不能完全保证不出问题,但是至少出了问题,还有追责的路径,这相较于此前的ICO模式,是一个重要的进步。需要知道,政府会打压ICO,是因为监管无法触及,而有条件可以触及了,就会开始慢慢支持发token这样的模式的发展,整个行业才有上下同一协作发展的机会。而另外一个模式,IDO的模式,则更有互联网精神一些。所谓IDO模式,投资者可以通过做项目方发布的任务来获得免费token。比如,某人去健身房健身,可以获得健身房发布的token,然后健身越多,效果越好,你可以获得更多的token,然后这个token可以拿去请你心仪的美女教练,而如果你去拉更多朋友来参与健身,可以获得更多的token。IDO的模式既没有法律风险,也不像ICO一样充满暴利血腥。对项目方来说,来做任务的人会基于对项目的认同,将个人时间和资源置换为token,并且因为持币,他们会成为这个项目或者社群的建设者。而低门槛的方式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多用户。这样的模式说穿以后,其实可以看作一个典型的积分制度,而由于需要把人们参与的整个过程记录下来,需要加入区块链技术。04我们应该如何看未来的方向和变化?关于区块链技术应用的过程中,如果最诱人的地方莫过于ICO发币。而STO的方式,既可以满足监管,又可以满足发币,是ICO的一个进步。但是,这样的方式是否真的在细节上能够保证监管呢?我们不得而知。回看ICO的隐患,脱离了监管,给市场更多制造违法机会,但其依然很诱人,不管是发行的,还是购买的。也许,我们不该去纠结token到底是不是证券,而是需要我们正视一个问题。区块链之所以会产生,就是因为对于人性中的不信任,对欺骗的警惕!正如我们会给家里上锁,是为了防贼,是因为对外界的不信任。所以,在发展这一过程,我们每一步都要正视人性之恶。正如王阳明在天泉论道时说的,“为善去恶是格物”。未来预计相关的法规,会以STO这样的相应的模式为主要核心的方式,总之,政府会逐渐渗入到可以监管数字货币发行的环节当中,不管是监管的方式,当然,ICO一定还会存在,但是随着骗子们越来越多,人们都学精了,ICO会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IDO的方式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其弱化融资的方式,必然会使人们失去一定的兴趣,这个模式应不会发展太大。相信我,在区块链里,最大的共识机制,一定是为了赚钱,没有之一。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监管机构迄今一直没有提出过以下问题:针对股票制定的规则是否应适用于以太币等虚拟货币。    更猛烈的监管风暴正刮向加密货币。    美国监管部门正对以太币等虚拟货币是否适用证券监管规则展开调查。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在内的监管机构工作组定于5月7日讨论此事。    虽然,SEC和CFTC都在一定程度上对加密货币进行监管,但仍有不少“灰色地带”未被顾及,险情不断。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到目前为止,虚拟货币尚未被卷入监管机构打击虚拟货币市场中的潜在欺诈行为的行动。监管机构迄今一直没有提出过以下问题:针对股票制定的规则是否应适用于以太币等虚拟货币。监管争权    目前,SEC和CFTC是美国有权监管加密货币的主要部门。    CFTC认为比特币类似一种大宗商品。CFTC主席J.
Christopher
Giancarlo曾表示,比特币与黄金存在共同点,同时比特币还具备多种不同资产的特点——比特币不是一种理想的交换媒介,但其自身特点证明其更像是虚拟黄金。    现阶段CFTC负责监管比特币期货交易,作为商品,比特币期货目前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均有交易。    尽管CFTC无权监管交易平台的日常活动,但该机构仍负责调查加密货币欺诈和操纵市场的行为。近期,该机构向投资者发布有关加密货币拉高出货骗局的警告。同时,CFTC还为同类骗局的举报者提供现金奖励。    2018年1月19日,CFTC发布声明,对两起加密数字货币欺诈案例提起公诉。    美国联邦法官Jack
Weinstein也裁定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可以由CFTC监管。他认为加密货币属于商品,符合“商品”一词的定义,并指出CFTC在释义商品监管法律(即《1936年商品交易法》)方面还有着广阔空间。    这位法官作出这种裁定是因为美国联邦法院要判断CFTC是否有权处置一名加密货币诈骗犯。这个名为Patrick
McDonnell的被告及其公司Coin Drop
Markets承诺向客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建议,但从未落实。    通过这种判决,该法官为类似的法律案件开创了范例,以防辩护律师以比特币不是商品为由否认CFTC的这种资格。    如果加密货币是商品,那么经纪商应该在CFTC进行注册。而一旦将加密货币划归CFTC监管,就意味着,它们不受SEC所强制执行的投资者保护法的法律约束。    对此,SEC认为,加密货币是一种特殊的证券,声称有权对其进行监管,具体如基于加密货币的IRA退休账户可以雇佣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经纪商。    SEC在2017年7月规定,基于分散式分类账本、区块链技术的货币发行或筹码销售,都应该受到联邦证券法规的管辖。该机构2017年9月又宣布,设立专门调查网络犯罪行为的Cyber
Unit组织,同月即控告两家ICO业者违反美国证券法的反诈骗与注册规定。2018年1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针对公司名称或商业模式突然变更为区块链,意图搭顺风车的上市公司,将展开严格监管,避免炒作歪风盛行。2018年3月,SEC表示正在寻求使用证券法规对加密货币交易和数字资产存储等领域进行监管的可能性。    此外,ICO(首次代币发行)已被SEC盯上。    2017年12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首次针对ICO提起诉讼,指控一家名为PlexCorps的私人控股公司及两名高管涉嫌欺诈投资者。    2018年2月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称,ICO参与者需要考虑“币”是不是证券,它们符合证券的一些关键特征,而发行证券需要牌照。    而在2018年3月举行的听证会上,听证会主席比尔·休伊(Bill
Huizenga)再次表态──
ICO市场发行的各种加密货币不是黄金,也无法与一般意义的商品相提并论。当月有报道表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向几十家加密货币公司递送法院传票,包括已发行ICO的科技公司。    其实,ICO和加密货币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ICO通常只是一个投资加密货币的融资机制,ICO具有证券属性,而加密货币本身与商品有更多相同之处,这使监管归口产生困难。    Giancarlo认为,目前很难将比特币和大多数其他加密货币纳入现有的监管分类,大多数相关的监管法案都是在上世纪30年代制定的。Giancarlo还强调,任何决策的制定都应该基于立法层面而不是监管层面。    事实上,在美国,针对加密货币监管,除了SEC和CFTC这两大机构,另外还有税务等其他机构对于该行业拥有一定的监管权力。    美国国税局(IRS)出于税收考虑,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认定为财产而非货币,并出台了相应规定。从税务角度而言,尽管部分交易所可以正常出具1099报税表格,但个人仍需针对比特币及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盈利部分缴纳相应税款。加密货币交易带来的长期和短期资本盈利或损失都需按要求进行申报。剑指“灰色地带”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初,SEC和CFTC两大监管机构发布联合声明称,将继续打击加密货币领域的违法行为。    两大监管机构统一的态度或使加密货币监管的“灰色地带”被明确。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一些监管机构认为以太币(以太币是公共区块链平台以太坊的专用加密货币,通过提供去中心化的虚拟机来处理以太坊智能平台上的点对点合约)就处于“灰色地带”,并认为2014年以太币的面世很可能属于一种非法的证券发售行为。    以太币是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货币,根据数字货币交易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目前以太币的总市值大约为650亿美元。    监管机构的分析着眼于除了比特币以外,加密货币的创造者是否对该货币的价值产生重大影响,就像一个公司的股价取决于其管理者和他们的策略、业绩和投资一样。    《华尔街日报》指出,以太币基金会当时筹集了将近3.1万个比特币,价值达1830万美元。作为交换,他们出售了大约6000万美元的以太币。虽然筹集的资金用于建造以太币平台,但监管机构认为,投资者购买了以太币,是因他们预期该资产将在一段时间内升值,故该交易将会被视为一种证券交易。    根据美国法律,发行股票或债券的企业必须要么在SEC登记相关交易并向投资者充分披露相关信息,要么将发售对象限制在成熟机构或富裕人士。以太币的创始人并没有为2014年的发售活动进行登记,还将这种货币出售给了所有愿意购买的人。    不过,以太坊和其支持者们对以太币等加密货币应属于证券的质疑并不认同。    以太坊基金会负责人Aya
Miyaguchi回应说,该基金会既不控制供应,也不控制ETH数量,且持有量低于全部以太币的1%,这已经低于许多其他生态系统参与者的水平。因此,以太币不属于证券。    在新奥尔良举行的Collision科技大会上,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也坚决否认,“以太币从来都不是一种证券。”    以太币的支持者普遍认为,现在的以太币并不是证券。他们认为,2014年的以太坊基金会以及如今的以太坊基金会和网络之间是有所区别的。2014年以太坊基金会可能符合一些证券的特征。但是,对现在的以太坊网络而言,其价值和功能并不依赖于基金会,而是源于成千上万独立的开发人员、矿工和用户的努力。即使开发和销售以太币的最初协议属于证券,但以太币本身也不是证券。    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将以太币和瑞波币定义为“不合规的证券”,不过他也提到监管部门可能认为以太坊主网上线以来已经逐步走向去中心化,因此可能不符合这一类别。    Gensler曾判断比特币不是证券,其依据是比特币不依赖任何可辨别的第三方来期望获取任何利润。而以太币的支持者认为,以太币去中心化的特点和比特币是相同的。因此,以太币也不应被视为证券。    游说团体“Coin
Center”更是发表了一份名为“不,以太币绝非一种证券”的详细报告。    一切都还不确定,而市场人士猜测,一旦将以太币归为证券,就意味着该加密货币需要接受资金、政策、投资者保护等审查和监管。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一旦监管机构认定以太币是一种证券,那么就可能引发一波抛售潮,并导致“比特币基地”公司等主要交易场所发生剧烈震动。  预留空间不易    除了美国,其他多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也呈收紧状态。    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FSC)则是在2017年禁止加密货币发行上市(ICO),更在今年初宣布,加密货币交易从1月30日起采用实名认证,以预防投机及洗钱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在2017年9月明文规定,为了防止利用虚拟货币投机炒作,扰乱金融秩序,以及首次货币发行为非法的融资行为等理由,全面禁止ICO在中国的融资活动。今年3月更宣布,将开始对中国各类虚拟货币进行整顿清理,也会进一步推动中国人民银行加密货币的研发。    印度央行则是在2018年4月5日颁布禁令,认为加密货币资产仍然存在着消费者保护、市场诚信与洗钱等风险,要求受管辖的银行业者不得与从事加密货币交易的业者或个人往来,已提供相关服务的银行要在3个月内终止服务。    虽然收紧是多数人的意见,但对于加密货币也存在一些不同的声音。    美国国会议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认为,立法者不应该急于对数字货币施加新的监管法规,这种莽撞可能会扼杀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创新潜力。“区块链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必须用开放的眼光看待它,我们必须有尊重这一技术的法律”。    美国国会代表Tom
Emmer则提倡要为新事物的发展留出一定空间。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詹卡洛(Chris
Giancarlo)表示,他不认为在短期内会出现全面的联邦级加密货币交易法案。    事实上,当各国都在制约加密货币与ICO发展时,日本政府却反其道而行。    日本政府在虚拟货币的金融法规限制显得较为宽松。该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一直以来更加开放。    日本在2016年即认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类资产(asset-like)价值,并允许加密货币用于支付及转账交易。当然,加密货币交易商必须向日本政府注册,并接受政府稽核监管。    2017年4月,日本政府更是修改支付服务法案,承认加密货币为日本市场的合法交易工具。同年9月,日本金融厅针对加密货币的交易制定了营运规则,并开放业者申请,截至目前,已发放11张加密货币的经营执照。    作为惟一一个承认加密货币合法性的主要经济体,日本还创立了全球首家数字货币交易所Mt.
Gox,全球约有一半的比特币交易以日元计价。    与美国证监会正在讨论的部分ICO可能最终受到严格证券法规限制不同,日本正试图避免将ICO明确定性为证券。    但日本监管对加密货币采取的这种相对宽松的态度也给整个日本的加密货币市场带来隐患。今年年初,日本一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check价值5亿美元的虚拟货币被黑客盗取,此次被盗加密货币规模超过了之前加密货币交易所Mt.
Gox大约4亿美元的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Mt.
Gox曾是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但在遭受黑客攻击,损失4.5亿美元之后,于2014年申请破产。•end•文|
袁源图|网络来源|国际金融报

STO,全称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型通证发行。STO是一种以Token为载体的证券发行,这种Token可以用来代替股票、债券、贷款等资产标的。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乐博现金网登录66866,!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货币与支付是现代商业的重要基础,稳定币在解决了价格波动问题的同时,仍保有加密货币的诸多优点,有望成为虚拟世界的结算货币,各国央行目前也在积极讨论引入数字货币对金融系统的利弊。区块链跨境支付平台正以高效率、低成本、易监管的优良特性,挑战SWIFT的垄断地位。此外,ICO泡沫在过去短短的两年间,经历了从快速膨胀到破裂的过程。最近欧美等国出现研究证券化通证发行(STO,Security
Token
Offer)的新动向,如果能够成功推行,STO可能为私募股权、资产证券化等业务提供新的流通平台。
数字货币与跨境支付稳定币逐渐成为虚拟世界的结算货币。比特币一个主要特点是基于通证(Token)。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与传统的银行存款相比,具有低违约风险,低成本高效率的清算,匿名性的优点;但同时加密货币价格波动剧烈,很难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价值贮藏功能。2015年开始以USDT为代表的稳定币的出现,不仅部分解决了比特币价格大幅波动带来的问题,还成为连接法币与其他加密货币的重要资产。各国央行积极探讨引入数字货币的利弊。虚拟货币的流行,长期来看可能影响各国央行发行的法币的接受程度。从2016年开始,央行数字货币得到了IMF、世界银行、BIS等国际组织以及各国央行的密切注意与积极探讨。这些研究指出,数字货币能够带来提高支付效率、增强监管机构对交易的追踪能力、实现精准定向货币发行、降低实体货币的发行流通成本等好处;但同时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存款的吸引力,从而影响其放贷能力,对现有金融体系的稳定造成冲击。维护现有商业银行支付中介与信用创造功能是一个需要探讨的课题,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走在世界前列,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提出的“双层投放”架构在实现数字货币的同时,防止弱化商业银行在金融系统中作用。区块链支付平台是否能打破SWIFT的垄断。据埃森哲统计,全球每年通过银行进行的跨境支付规模达25万亿-30万亿美元;IBM预计,2020年全球跨境支付市场规模将达2万亿美元。目前跨境支付主要通过SWIFT进行。SWIFT系统不仅耗时(2-3工作日)、交易环节多、费用高(平均30-40美元/笔)、系统陈旧存在安全隐患,还存在所有交易数据受美国政府监控等问题。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在满足各地监管要求的前提下,以更低交易成本,实现几乎实时的跨境支付。目前,Ripple、蚂蚁金服等均已有较为成熟的区块链跨境支付解决方案。
ICO泡沫的教训与STO的发展机会ICO泡沫从膨胀到破裂。随着币价上升,2017年ICO市场突然兴起。2017年当年全球通过ICO融资总额达到62亿美元,相当于同年全球IPO总额的3%。但2018年下半年以来,受币价下跌以及各国政府强化监管的影响,ICO市场迅速萎缩。ICO后的币价表现出现两极分化。除了最初的ICO
ETH为投资人带来382倍的回报以外,截止2018年年底,前10大ICO中,仅EOS等两只相对发行价上涨,7只下跌,其中5只下跌幅度大于80%,甚至还出现了以欺骗投资人为目的的空气币,造成投资人对ICO整体失去信心。ICO法律责任与权利界定不明确,不适合针对大众发行。用作初创项目融资的ICO大多惨淡收场,主要原因包括:1)初创项目本身具有高失败率,一般应由风险投资(VC)等专业机构执行;2)为了避免受《证券法》等法律约束,ICO一般采取类似众筹的形式进行资金募集,通过ICO发行的代币无法具有受法律保护的股权、债权等实体世界权利,投资人和被投企业之间法律责任不明确;3)目前缺少完备的制度或法律,来监督被投企业按照白皮书执行募资计划。相比IPO,ICO缺少尽职调查、监管审查、第三方审计,定期披露等从投资人保护角度不可缺少的环节。各国积极研究如何利用ICO优点,开发新的金融工具。最近美英等国出现证券化通证发行(STO,Security
Token
Offer)的新动向。其目标是在一个合法合规的监管框架下,进行通证发行。发行的通证能够包含股权、资产权、使用权等不同类型权利。利用去中心化的证券登记,能够大幅度缩短上市流程和成本,为私募股权(PE)、资产证券化(ABS)等金融产品提供一个新的流通平台。STO在主要国家的进展情况。截至2018年11月,美国SEC已有批准39个项目;英国和中国香港通过“监管沙盒”进行STO隔离测试;加拿大证券交易所(CSE)推出基于以太坊的证券清算和结算平台,为STO发展奠定基础。中国则延续了对数字货币的保守态度,至今未出台有关STO的相关法规。

如果拿security
token和证券做个类比。我们购买证券,交易是在纸上签署完成的。证券型通证也是执行相同的功能。但它们的区别是,security
token通过区块链交易来确认资产的所有权。

2017年,全球股权资产规模约为70万亿美元,债务资产规模约为100万亿美元,房地产市场规模约为230万亿美元。除此之外,还有黄金、基金、版权等各类资产标的,资产总规模超过数百万亿。

STO以传统资产为基础,如果全面铺开,是一个前景无限的超级市场。

一、

根据金融研究公司Autonomous
Next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1CO大约筹集了98亿美元,这个资金体量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注意。

事实上,自加密货币出现以后,各国的监管冲动就没有消退过。他们恨不得把BTC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拉出来审问一番,但是神秘人中本聪从未现身。

当1CO出现诈骗以后,美国政府终于可以出面呵斥了。美国证券委员会对今年的欺诈质控和大量传票进行了严厉打击,他们决定将问题的矛头直指以太坊!其实早在去年七月,他们便对1CO发出了警告——以太坊在非法发行证券。

在今年2月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SEC主席对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报告说:“我相信我见过的所有1CO都是证券。”

以太坊的高管并不买账,“token不是证券,不信咱们问律师!”Token是不是证券?律师也未必能说清。毕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联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讨论了一天,结果什么也没讨论出来。

其实美国证券交易所之所以一再强调1CO是证券,只是希望能给自己一个触及1CO监管的借口,但是以太坊高层想得很清楚,一旦你判定我是证券,我可完蛋了!所有未经注册就发行加密货币的项目全都得下架,相关负责人还都得被关入监狱,交易所也将面临巨额罚款……这锅也忑大了,死活也不能认!

二、

6月1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比特币和以太坊不属于证券,不过部分1CO属于证券,将受到SEC和相关证券法的监管控制。

在美国,所有融资类金融活动都在
SEC管辖内,项目如果想融资一般有两种选择,一是在SEC注册然后融资(即通过IPO上市);二是不注册,但是在监管下进行融资(更多为私募)。

在美国,STO是一个合法合规的1CO。STO的核心是符合SEC的监管要求,这里有几个核心概念:

1、合格投资人;

2、反贪污、洗钱等用途的投资⼈尽职调查;

3、信息披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