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事件成为美国政府偿债能力进一步下降的一个拐点.,美债危机是否会成为美国衰退的拐点

这一事件成为美国政府偿债能力进一步下降的一个拐点.,美债危机是否会成为美国衰退的拐点

这是一个糟糕的好消息——美国东部时间8月2日,尽管美国国会在最后一刻通过了一个折中的调高债务协议,但是这未能驱散投资者头顶上的未来美国国债评级下调、美国国债长期风险前景的阴霾。当日,美国股市重挫2.19%,道指陷入2008年10月以来的最长下跌时期。  评级降低在所难免  美国参议院终于通过了2.1万亿美元的减赤计划,从而避免了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随后,奥巴马签署了该议案,提高政府原有的14.3万亿美元的举债上限。  这是一场闹剧:美国就像一个消费者用信用卡进行了大量的消费后,月底接到账单,回到家后,发现没有足够的钱还,于是与家人一起商量讨论是否偿还这笔债务。在最终一刻,他们同意偿还,方法是“借新债还旧债”。  美国财长盖特纳表示,两党的赤字削减协议能否帮助美国避免被降级“并非取决于我的判断”,而是取决于评级机构,但美国会两党关于债务上限的争吵以及债务违约的威胁损害了外界对于美国经济的信心。  由于美国决定提高债务上限,穆迪维持美国AAA债信评级,但是评级展望为“负面”,这意味着未来12~18个月内,仍有可能下调美国债信评级;惠誉同时也保留了美国“AAA”主权信用评级,但不排除对其评级前景的负面展望。  中国的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认为,虽然这个决定可以使政府继续借新债还旧债,但没有改变国家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和财政收入增长的总趋势,这一事件成为美国政府偿债能力进一步下降的一个拐点。因此,大公国际决定将7月14日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的美国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从A
下调至A,展望为负面。  “美国评级公司根本不会下调美国债信评级的,因为评级公司代表了他们的利益。”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建中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们给出降级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偿债能力持续下降,唯一的选择就是借新债还旧债,现在没有人相信美国国债的AAA债信的信用评级,只有3家国外评级公司相信,因为他们代表债务国利益,发出了错误的评级信息。”  大公国际给美国债信下降的如下理由,首先是美国政党之争暴露出的政治体制弊端,表明美国政府难以从根本上治理国家主权债务危机,美国债权人利益安全缺乏政治经济制度保障。  其次是美国提升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政府债务违约,但并没有改善国家债务偿还能力,政府债务负担加重将推动美国主权债务危机继续深化。  最后是美国财政赤字削减速度远低于新增债务增长速度,收不抵支的财政政策必然继续推动美国政府债务水平不断上升。国会通过的财政赤字削减目标与债务上限提高的规模相当,但年限相差8年之多,且减赤方案仅停留在框架协议上,缺乏可信及可行的政策支持。  拖累美国经济  尽管协议达成后,美国国会并没有就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国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形成有建设性的决议,这表明美国政府不可能通过增加真实财富创造解决低经济增速和高财政赤字及债务持续攀升对偿债能力的根本性影响,国家偿债能力下降不可逆转。大公国际预测,下一步美国必然启动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将使世界经济陷入全面危机,在这一过程中美元地位亦将发生根本性动摇。  随着美国主权债危机的深化,美国民众和美国都背着沉重的债务负担,加上高失业率,美国经济面临二次探底的风险。  7月29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2011年第二季度美国实际GDP的初次估计值,第二季度GDP环比增长年率仅1.3%,低于市场预期的1.8%。与此同时,第一季度的增速大幅下修至0.4%。  广发证券宏观分析师刘朝晖分析,美国经济的主要动力来自于私人消费以及私人投资,私营经济才是美国经济的根基,最能代表经济自身的增长力量。从第二季度GDP的细项数据可以看出,私营经济尤其是私人消费表现令人失望。而且,出口竞争力正在下滑,政府支出继续拖累经济增长。  首先是私人消费表现令人失望。二季度增长仅0.1%,对GDP增长贡献了仅0.07个百分点,为近9个季度以来的最低增速。这说明美国经济的支柱——私人消费表现的确实较差;而最近消费者信心的大幅下滑,给未来的消费增长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北京8月3日电—尽管美国通过调高举债上限法案从而脱离债务违约边缘,中国专业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周三仍决定将美国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从A+下调至A,展望为负面.

编者按/  北京时间8月6日上午,国际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调降到AA
,评级展望负面,这在近百年来尚属首次。美国丧失3A评级的时间点正值市场信心脆弱之际,如今这场危机的影响还在继续深化,世界对美债危机的担忧仍远未结束。美债评级下调后,股市大幅震荡,国际上各方面都非常关注下一步的走势,即将召开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自然无法避开这一影响深远的国际经济大事。  美债危机之后,美国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美债危机是否会成为美国衰退的拐点,中国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到底会面临怎样的损失,最关键的损失到底是什么,在这场危机中,中美之间是否存在一种共赢的路径,或者至少是互利的未来格局设计等等一系列问题,正在成为中美之间乃至全球经济体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为详解以上问题,本报特约请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进行深入访谈。  2008年金融危机时,各国政府都运用了非常规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解决全球危机。但美国国债被首次降级,说明3年来美国的政策是失败的。而中国政府的4万亿元救市措施,尽管挽救了中国经济,但也由此带来了高通胀、房产泡沫、债务上升等系列问题。  我们将从美债危机中吸取哪些教训,中美两国将如何实现共赢?对此,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认为,美债危机的核心问题是美国过度借债违反了财政透支需要良性的经济循环这样一个非常基本的原则。  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则认为,美债危机让中国面临着一大战略性机遇。中国应构筑生产力、资源、房地产和资本市场4个“池子”来消纳目前庞大的外汇储备。  教训
财政透支要良性经济循环  标准普尔下调美国政府的信用评级提醒了大家回归对基本规律的思考,即经济行为不能违反经济学的基本规律,财政透支需要良性的经济循环作为支撑。  《中国经营报》:美债危机发展到现在,我们到底该如何认识这场危机,它的核心问题到底是什么?  左小蕾:美债危机,说白了,是美国过度借债违反了财政透支需要良性的经济循环这样一个非常基本的原则。  经济学有一个基本原则,这就是在经济正常运行的周期内,适当的透支,能推动经济更好增长。而经济更好增长,会带来财政收入的增长。财政收入增加,就能覆盖赤字,同时带来经济更大增长,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可是,支撑当前财政赤字透支的未来经济,却并不是这样循环的。  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78次“提限”,奥巴马3年增加了4万亿美元国债。人们发现它不是靠未来的经济增长扩大财政收入还债,而是靠发新债还旧债。而且不断提高上限,新债发的更多,否则就没法支持,还了债还要支持政府的运行,所以,新债越发越多。如果不改变这样的状况,还用发新债还旧债的方式,或者向全世界过度借钱的方式,美国政府总有一天要穿帮的。  在我看来,标准普尔下调美国政府的信用评级提醒了大家回归对基本规律的思考,即经济行为不能违反经济学的基本规律,财政透支需要良性的经济循环作为支撑。  邹平座:我认为,标普对美国主权信用降级是对的,因为当国家的货币贬值时,手持债券的百姓就会面临损失,美国现在大量的外债和不断赤字的财政,已经影响了其还款付息的能力,存在支付风险。这个降级实际上对美国经济的本质没有太大的影响,但会促使美国反思经济增长的模式,因为通过8年的货币财政赤字,美元的红利快要走到尽头了。另外,这也会影响美国的融资成本。主权评级下调,那么美国发债的利率就要升高,因为要保持零利率,所以就要发行更多的货币,就会刺激美国政府在宏观上走向更加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  实际上,美国的这轮危机是一种紧缩性陷阱造成的。为什么说是紧缩性陷阱呢?因为紧缩以后,生产者的收益减少了,利率提高的结果就是大量的资金离开实体经济不再追求长远回报,而是参与赌博,到2007年年初美国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各行业价格全面上涨,房价下跌,老百姓付不起房贷,导致房地产出现大量的违约坏账,以此为始,美国的金融自由化就告一段落了。  策略
“筑池”四大蓝海转移外汇储备  对于美债安全,一个实质问题就是要让那些多出来的钱不要进入实体经济,以此来避免通胀的发生,在这方面需要非常小心。  《中国经营报》:作为国际上美债最大的单一持有国,美债评级下调短期内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大损失?从中长期看,此事将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邹平座:要说中国这么多的外汇储备有没有风险,从技术上来讲是有的。货币制度是纸币本位制的,货币贬值是一种内在的规律,所以持有货币始终是要贬值的,另外也存在道德风险。但这实际上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种需要。  左小蕾:我们看美债危机,主要涉及3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是美债安不安全?即我国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否安全?第二,能否与美债脱钩?很多人说把美债抛出去,能不能做得到,有没有可能?第三,如何走出美债危机?这既是中国人要考虑的问题,也是美国人自己的问题。所以双方要合作。  美国债券的上限提升后,到期以后的账面是不会违约的,它不会不还钱的。美国预算中有很大一部分要还美国国债的利息。

**美国偿债能力下降**

大公国际指出,
美国政党之争所暴露出的政治体制弊端表明美国政府难以从根本上治理国家主权债务危机,美国债权人利益安全缺乏政治经济制度保障.

“下一步必然启动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将使世界经济陷入全面危机,在这一过程中美元地位亦将发生根本性动摇.”大公国际称.

美国提升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政府债务违约,但并没有改善国家债务偿还能力,政府债务负担加重将推动美国主权债务危机继续深化.料美国偿债能力将继续保持下降趋势,偿债能力下降与债务负担上升矛盾的积累增加了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必然性.

大公国际并表示,美国国会并没有就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国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形成有建设性的决议,这表明美国政府不可能通过增加真实财富创造解决低经济增速和高财政赤字及债务持续攀升对偿债能力的根本性影响,国家偿债能力下降不可逆转.

此前的7月14日,大公国际已将美国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去年7月大公的初次评定为AA,11月3日美联储宣布实施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後,大公将其信用等级下调至A+,展望为负面.

–发稿 赵红梅; 审校 黄凯

* 中国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将美国评级下调至A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