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便民措施、清理城市街道家具……大运会召开前夕,深圳警方启动了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的百日行动

、拆除便民措施、清理城市街道家具……大运会召开前夕,深圳警方启动了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的百日行动

城市管理创新不足
被指形象冰冷鲁莽  大运会拷问深圳  编者按/还有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深圳大运会就要开幕了。本届大运会的口号是“从这里开始”,这句口号表明了深圳作为“试验田”和“排头兵”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历史地位。但深圳为确保大运会安全先后采取的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拆除便民措施、清理城市街道家具等措施却引起了外界的质疑,深圳改革开放“排头兵”和“试验田”的城市形象受到较为严重的影响。一个可以提升其形象的大运会,为何却没有让其好的城市形象传播出去,深圳的创新改革精神是否真的一去不复返了?为此,本报从城市营销的角度深入剖析深圳大运会采取的一些措施给深圳带来的影响。  清理8万“高危人群”、拆除便民措施、清理城市街道家具……大运会召开前夕,深圳的这些措施引起广泛争议。  “完全不扰民是(自我)安慰,我们的目标是尽量不扰民。”深圳市委书记王荣表示。每逢大型体育运动会召开之时,都是各个城市管理者竭尽全力展示其城市魅力的时候。但深圳向外界展示的形象却是如此的冰冷与莽撞,以至于更彰显其不自信。  当年一往无前、创新锐进的城市名片,深圳能否通过大运会的举办重新拾起?  深圳清危  “我不觉得自己是治安高危人群。”大运会开幕前夕,小红(化名)重新搬回了深圳,因为老乡告诉她,最近深圳清查出租屋的行动没年初那么严了。  3个月前作为“高危人群”一员的小红不得不把工作换到了东莞。因为在深圳“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中,小红被列入了“不受深圳欢迎”人员的行列。按照深圳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申少保的说法,所谓高危人员就是,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对社会治安构成威胁的人员。具体而言包括,有刑事犯罪前科、无正当职业、昼伏夜出人员。  小红从事的职业正是众人口中的“小姐”,所以尽管没有犯罪前科,也没有偷抢拐骗的念头,但无正当职业、昼伏夜出两条却怎么也解释不清。于是4月初,小红搬离了深圳。“如果能回家谁愿意做这行?如果没个理由谁愿意待在这个冷冰冰的城市?”由于东莞工作难找,为生活所迫,7月底小红又搬回了深圳。  对于一直被外界质疑的安保工作,按申少保的说法,治安问题最难管理的就是高危人群,也正是基于这一理由,才出现了清除8万高危人群出深的行动。  “驱逐人群、包括控制刀具并非深圳独有的政策。”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王蔚明表示。  境内外媒体多方质疑  7月20日,深圳市城管局如临大敌,分别向各大媒体、网站发去传真,详尽解析“拆除便民措施”与“清理城市街道家具”的区别。  两天前,深圳市城管局举行了一场关于“迎大运招牌广告和街道家具清洗刷新工作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一天后,各大网站开始纷纷转发《深圳清拆五千余处便民设施》的改标报道。网站出现这样的报道不到12小时,城管部门马上作出了澄清,详细解析清理城市街道的用意以及手法。  “政府部门反应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真是前所未见。”深圳城市规管会研究院刘志高博士如是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记者了解到这是深圳最近向各部门下发的新规定:对外发布严格审查,媒体报道迅速反应;而且规定对于负面报道一把手亲自抓、在24小时内发出自己的声音。  让深圳政府部门化身最高效的公司机构源于4月底的一场风波。4月2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一份《关于切实做好建筑行业农民工工资结算支付工作共同维护大运会期间社会和谐稳定的通知》。这份文件规定2011年5月1日至9月30日为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严肃处理期”。其中第六条规定甚至表明,期间发生上访等讨薪手段“一律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该文件一出台立马引起社会极大反响,但深圳相关部门却反应迟缓。最终这一规定引起了中央以及境外媒体的关注,5月9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开放包容不应只在大运会赛场》的时评,对此举提出质疑。  直到这个时候,深圳住建局才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开承认文件措辞有误。虽然深圳住建局撤回了文件,并宣布修改完善后再另行发布(直到7月底相关的文件还是没有出现),但对于深圳大运会还是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

作为改革开放的先锋,深圳通过各个领域的创新与突破,深切地激活了人的创造潜能,城市管理也走在了中国内地城市前列。而深圳大运会之所以把会徽定为欢乐的U,正是想突出这个U所诠释的意义:欢乐的、开放的、包容的、青春的、世界的、未来的。我们期待这个U,不只是出现在大运会的赛场上,更能成为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在细节中呈现深圳风采。(郝洪)

  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申少保表示,目前深圳办理居住证的人口以及户籍人口的总数已经突破1400万,实际管理人口可能达到甚至超过了1500万。治安高危人员是人口管理的最大难题。

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申少保解释了深圳警方对“治安高危人员”的界定。第一类,同时满足“有前科、长期滞留深圳、又没有正当职业”等条件的;第二类,同时满足“在应当就业的年龄无正当职业、昼伏夜出、群众举报有现实危险的”;第三类,涉嫌吸毒、零星贩毒、涉嫌销赃的;第四类,使用假身份证入住旅馆酒店、租房的;第五类,长期滞留深圳、明显靠非法收入生活的,比如涉嫌卖淫的失足妇女;第六类,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员,对他人有危害的;第七类,扬言报复社会,有可能产生极端行为的;以及其他一些未列举的,对群众安居乐业有现在或潜在危险的。

开放包容不应只在大运会赛场(人民时评)

  目前,深圳大运会的安保工作步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深圳警方表示,从10日开始,深圳警方将启动包括出租屋人口管理、危爆物品管理等十大行动。

深圳“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在4月10日告一段落,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申少保说,通过系统筛查和公安机关实地排查,警方加大了对治安高危人员的排查清理力度,目前已有8万余名治安高危人员离开了深圳。

举办大型展会活动或节庆活动,安全和有序都是最基本和重要的条件。保护公众以及所有参与者的安全,也是政府的职责所在。有着中国梦工场之称的深圳,第一次在世界性活动的舞台上隆重亮相,自然备加珍惜。当地政府为此作出的各种努力,应该得到市民和社会的理解。

  今年1月1日,深圳警方启动了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的百日行动,目前已有8万余名治安高危人员离开了深圳。对治安高危人员的衡量标准,申少保概括地解释为,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对深圳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

深圳市公安局大运安保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深圳市公安局局长李铭此前表示,大运安保是今年深圳市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和重中之重,也是对全市内保工作的一次全面体检。

乐博现金网登录66866,但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的最新维稳部署,还是把自己推向了舆论焦点。他们颁布的《通知》称:在大运会期间,严禁以任何理由拖欠农民工工资,凡是因此造成群体性突发事件的企业,给予不少于3个月的红牌警示,禁止在深圳承接工程;同时,也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方式和手段讨要工资,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将追究其刑事责任。

  申少保透露,大运会召开之际,深圳警方将以大运会场馆为中心半径500米内为重点区域,特别是周边城中村,集中开展出租屋清查,做到“人、屋”底数清、情况明。

大运安保部门称,由于大运会的参赛运动员绝大部分是在校或离校两年以内的大学生,年轻活泼、开放好动,难以实现“一对一”的安保,针对这一特点,大运安保部门整合、组织了50万安保力量投入防范,其中包括24万名治安员和17000名民兵,以及30万名治安积极分子,进行路面巡逻、
社区防范和重点部位守候。

通过举办盛会让世界看到一座城市的开放、包容、欢乐,既需要城市管理智慧,更需要常态治理机制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将于8月在深圳举行,深圳治安管理步入冲刺阶段。10日,深圳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在刚刚结束的“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中,累计有8万余名治安高危人员受到震慑离开深圳。

50万人为安保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