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本恒将行业营销分为三个阶段,主要体现在细菌总数和蛋白质含量两项指标

  郭本恒将行业营销分为三个阶段,主要体现在细菌总数和蛋白质含量两项指标

“创新可能成就一个英雄,也可能徒生无数烈士。”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直言,创新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保护,是目前国内乳业大环境下的一大硬伤。  郭本恒进一步解释到,如之前光明乳业出了一个产品叫“畅优”,市场上很快就出现了“畅轻”、“优畅”等竞争品牌,无论是产品外观设计,还是产品功能诉求,都极为相似。此类不尊重创新的市场竞争比比皆是,导致乳业的商业环境渐趋恶劣。  郭本恒将行业营销分为三个阶段,一为“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个阶段显然已成过去时。第二个阶段为“化妆”阶段,通过“化妆”将企业和产品的特点展现出来。但目前国内很多企业的营销都走入了第三个阶段,即“整容”阶段,“甚至能将黑人整成白人”。这样的结果,必然会使很多企业自食恶果,也会使整个行业遭受无妄之灾。  在郭本恒上中国经营报论坛发言之前,国内乳业刚刚经历了一场有关生乳国家标准的争论。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在业内会议上炮轰生乳国标为“全球最差”,并称“中国生乳标准被个别生产常温奶的大企业绑架”。王的观点经报道后,立即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多位业内专家旋即公开出面反驳。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乳业自身的表态自然成为业界的焦点。但遗憾的是,多数乳业均以沉默应对这场“标准之争”,这也让猜测和怀疑成为了公众参与这场辩论的主导情绪。  “中国的生乳标准确实偏低。”郭本恒表示,我国的奶业产品标准和乳业加工水平,均已属国际中等偏上水平,但在生乳标准方面仍有欠缺,而出现这一状况的原因则在于散户太多。只有在奶牛饲养上走规模化、集约化之路,在监管上从源头抓起,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安全隐患。  “低标准说到底不仅伤害消费者,也是在伤害农民,因为养两头牛的人永远不会就此富裕。”郭本恒表示,中国在加入WTO之后,许多领域都面临变革,对于奶业来说,是时候改变农民的饲养方式了。以光明乳业为例,其在上海有6万头牛,113个牧场,每家养殖规模在500头到600头,都是规模化经营,奶农资产都上千万元。因此育种体系、营养配餐体系相当完备,从源头上避免了三聚氰胺。

郭本恒还指出,国内有些奶企缺乏诚信,“广告打着牛奶产地‘风吹草低见牛羊’,事实上却来自沙尘暴发源地,奶牛都吃着枯草生长”。

郭本恒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低标准说到底不仅伤害消费者,也是在害农民,因为养两头牛的人永远不会就此富裕。中国加入WTO之后,许多领域都面临变革,对于奶业来说,是时候改变农民的饲养方式了。

  郭本恒认为,我国奶业乱象丛生,与政府监管力度薄弱有关,这背后是监管层的中庸思想作怪。监管薄弱还导致奶业中的创新得不到足够的尊重和保护,新产品推出市场很快就遭到复制,阻碍企业研发、掌握核心竞争力。

郭本恒认为,我国奶业乱象丛生,与政府监管力度薄弱有关,这背后是监管层的中庸思想作怪。监管薄弱还导致奶业中的创新得不到足够的尊重和保护,新产品推出市场很快就遭到复制,阻碍企业研发、掌握核心竞争力。

{page}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说,中国乳业加工水平在世界上是领先的,现在生奶不过关,伤害整个中国乳业的国际竞争力。而缺乏诚信的企业,更将面临淘汰。

低标准阻碍奶农革新生产方式

低标准阻碍奶农革新生产方式

  郭本恒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低标准说到底不仅伤害消费者,也是在害农民,因为养两头牛的人永远不会就此富裕。中国加入WTO之后,许多领域都面临变革,对于奶业来说,是时候改变农民的饲养方式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说,中国乳业加工水平在世界上是领先的,现在生奶不过关,伤害整个中国乳业的国际竞争力。而缺乏诚信的企业,更将面临淘汰。

郭本恒还指出,国内有些奶企缺乏诚信,广告打着牛奶产地风吹草低见牛羊,事实上却来自沙尘暴发源地,奶牛都吃着枯草生长。

  郭本恒回应表示,我国奶业产品的标准,处于世界中等偏上。但生奶标准,几乎是全球最差。除了以上“细菌总数”和“蛋白质含量”指标大大落后外,国际奶业标准还要求检测生奶中抗生素、亚硝酸盐含量等指标,“但国内对此甚至都不作要求”。

他认为,适度营销就像姑娘“化妆”,可以突出优势获得消费者欢心。但目前国内有些奶企,开始“整容”,忽悠消费者。

郭本恒回应表示,我国奶业产品的标准,处于世界中等偏上。但生奶标准,几乎是全球最差。除了以上细菌总数和蛋白质含量指标大大落后外,国际奶业标准还要求检测生奶中抗生素、亚硝酸盐含量等指标,但国内对此甚至都不作要求。

摘要:垃圾生产出来的就是垃圾,有些奶企整容忽悠消费者
除了生奶标准全球最差,抗生素、亚硝酸盐等指标甚至不作要求
被指全球最差的中国乳业标准,首度遭到乳企炮轰。昨日,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就此开腔放炮,指中国生奶标准不仅在细菌总数和蛋白质含量两项指标上…

郭本恒表示,从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开始,这些话在他心里憋了很久。“为何在上海没有三聚氰胺?并非因为光明乳业有专门针对三聚氰胺的检测,而是因为上海有6万头牛,113个牧场,每家养殖规模在500头到600头,都是规模化经营,奶农资产都上千万元。因此育种体系、营养配餐体系相当完备,从源头上避免了三聚氰胺。”

监管层中庸思想作怪

  监管层中庸思想作怪

他介绍,同样因为规模化经营,上海的生奶“细菌总数”指标,普遍可以做到10万个以下,甚至可以做到3万个以下,达到国际先进标准。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说,中国乳业加工水平在世界上是领先的,现在生奶不过关,伤害整个中国乳业的国际竞争力。而缺乏诚信的企业,更将面临淘汰。

  他介绍,同样因为规模化经营,上海的生奶“细菌总数”指标,普遍可以做到10万个以下,甚至可以做到3万个以下,达到国际先进标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