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合计持股比例为5.12%,伴随着公司股价飞涨

二人合计持股比例为5.12%,伴随着公司股价飞涨

本报记者
王迎春最牛散户周信钢又开始在二级市场扫货了。12月12日,新元科技(300472)发布公告称,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新元科技达7.8704%。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3月1日,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新元科技股份3384908股,已经占到上市公司总股本5.0771%,构成举牌。这一事项直至今日方才披露。周信钢的一致行动人包括其妻——李欣、其女——周晨。此外他的一致行动人还包括两只信托计划。它们分别是一支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和一支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前者由云南国际信托发行,后者由四川信托发行。前者委托人正是周信钢,后者委托人则为其妻李欣。根据信托设立规则,信托委托人即为投资人。根据这份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今年3月1日前,周信钢及其妻女三人通过自有帐户在二级市场买入新元科技合计达3.5791%,通过两个信托计划合计持股1.406%。两者相加达4.9849%,举牌已成临门一脚。3月1日,李欣给了这一脚,在二级市场买入61500股。举牌事实已经构成,何以拖了9个多月才将其公告?对此周信钢解释称“因信托计划由不同管理人管理,信托委托人(持周信钢与李欣)未及时注意到产品的持仓情况”。新元科技证券部工作人员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12月初才注意到周信钢、李欣、周晨可能为一致行动人,于是向周信钢去电,得到周肯定答复,但彼时三人合计持股并未达到5%举牌线,直至8日,周信钢才向上市公司披露权益变动报告,“周信钢确实已经违规”,不过,新元科技强调举牌前与周信钢等并未接触。对于此次举牌,控股股东将做何打算?新元科技证券部称目前不方便透露。国内一家上市公司证券部负责人告知本报,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举牌之后,举牌人必须在两个交易日内公告权益变动报告,否则违反信披规定,最高会被罚款60万元。周信钢等所投两个信托计划,皆只有唯一委托人,“此种情况很可能为规避举牌”这位负责人介绍。另外,按照规定,举牌之后,举牌人半年内不能进行反方向操作。不过,周信钢等在举牌之后数次高抛低吸。3月2日至3月23日,周信钢等增持315100股,成本区间为40.21元至46.89元,减持10000股,成本区间为44.39元至46.70元。操作方向与新元科技股价运行波动方向相当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周信钢举牌之后不到一个月,新元科技宣布重组停牌。停牌前一天,周信钢等仍在买卖上市公司股票。然而,半年后,新元科技股价没有飞起来,重组以失败告终,9月20日复牌,股价断崖下跌。周信钢在9月20日至10月31日,通过四川信托那只集合信托计划减持11100股,减持均价为34.94元。至今年11月,新元科技股价波动趋于平稳,此时距3月举牌已超过半年。周信钢等通过自有帐户与信托计划买入2260604股,成本区间为39.4元至42.15元,卖出63302股,价格区间为39.00元至39.92元。12月,新元科技股价回复至40元位置,周信钢再度增持。自12月1日至12月8日,周信钢通过信托计划与其女增持284619股,增持成本区间为38.75元至40.55元。纵观周信钢举牌后对新元科技操作,集中四个时间段,增持量高于卖出量。根据披露举牌前后进出新元科技所有细节,记者据此估算,周信钢举牌及后续操作投入资金量最少为2.5亿元。(计算方式:各次买卖中,买入成本以下限取值,卖出价格以上限取值)

  ■本报记者 许 洁

上周五晚,联建光电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称,香水大王周信钢于7月26日完成对其举牌。这是继明家科技和亿通科技之后,周信钢年内举牌的第三家A股上市公司。

⊙记者 邵好 ○编辑 裘海亮

  作为浙江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印染纺织企业,美欣达(002034.SZ)以一个半月股价实现翻倍的表现令投资者印象深刻。

高送转后一个月内抢筹450万股

举牌欧浦智网遭强平后,牛散吕小奇又在南京新百上栽了跟头。

  从今年4月7日公布一季报业绩预告以来,美欣达股价就一飞冲天,昨日收盘,公司股价大涨6.42%,收于28.5元/股。伴随着公司股价飞涨,曾违规举牌美欣达的股东,有南京“私募大鳄”之称的周信钢也开始了减持行为。

据联建光电公告,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周晨、李欣(下称周信钢系),于今年2月28日起开始进行买进,截至8月29日的持股已多达589.72万股,占联建光电总股本的5.009%,成为联建光电持股5%以上的股东之一。

南京新百6月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股东吕小奇及其一致行动人林雪映当日减持公司股份4841.4万股,占总股本的4.35%。减持后,吕小奇、林雪映分别持有南京新百125.61万股和726.84万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约为0.77%。

  但一位分析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美欣达大资金持股约占流通股本的67%,是一只筹码高度集中的庄股,目前来看已经风险巨大。”

6月25日,联建光电实施10转6派2(含税)的高送转,成为周信钢系建仓的分水岭。由于周信钢系所获红股合计为84.42万股。以扩股后的股数计算,其在实施送转前累计买进股数为140.7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比例为1.91%。

此次交易前,吕小奇通过本人及光大·鸿轩3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渤海信托·奇益8号证券投资信托、渤海信托·奇益7号证券投资信托累计持有南京新百4388.4万股,林雪映持有南京新百1305.46万股,二人合计持股比例为5.12%。

  违规举牌股东开始减持

在高送转实施后,周信钢系明显加快了买进的速度和力度。例如,周晨所获红股仅为30841股,按扩股后权数计算,高送转前买进股数仅为8.22万股。然而,半年报显示,在实施送配至6月30日的短短四个交易日内,周晨持股数已猛增至56.80万股,位居前十大流通股东榜第十位。进入7月后,再度增持约26万股,持股数增加至82.31万股。此外,周信钢、李欣等账户,均在实施送股以后的一个月时间内,合计增持了约450万股。

由此看来,吕小奇此次减持已接近“清仓”。可从减持价格分析,他这次走得颇为匆忙。公告显示,三个信托产品的卖出价格均为29.95元/股,而这正是6月7日当天的跌停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