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盛量化红利策略拟任基金经理刘斌(资料图),刘斌认为

图片 3

长盛量化红利策略拟任基金经理刘斌(资料图),刘斌认为

  新浪财经特推出《对话基金大咖》系列原创,拨开投资迷雾,启迪财富人生。

拥有10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的刘斌,根据数据,其管理的国联安稳健混合从2013年12月28日任职以来,任期回报103.66%,年化回报13.71%,在同类可比基金中排名第2。(截至2019年7月10日)。他认为,对投资来说,没有秘诀,最根本的希望能找到价值低估的资产,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不必冒很大的风险。

图片 1

图片 2

  第22期 国联安基金刘斌:“成长”股不能买贵 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在市场投资方面,刘斌认为,显著的全局性的风险因素较小,应该放更多的精力去寻找那些真正的α机会。单个季度的可预测性较差,市场短期随机因素占主导,中长期来说,看好消费升级和工业升级,更看好可选消费品、电子信息技术、机电一体化、工控等细分行业。

进入2020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上证综指终于越过了3000点大关并继续向上攀升。市场情绪逐渐回暖,让小伙伴们对今年的投资征程多了一份信心。不过资本市场向来变幻莫测,对投资的考量,我们要多一份沉淀的耐心、也要多一些更长远的眼光。

长盛量化红利策略拟任基金经理刘斌(资料图)

  文/新浪财经 石秀珍

回顾近6年基金经理生涯,尤其是对于基金组合中绩优股的投资经历,让刘斌得到了很深的投资感悟:1)虽获得了很好的回报,但操作中无可避免的会受到市场情绪和个人情绪的影响;2)想要获得更好的α,深入的研究是必需的,也是最为有价值的,提示我们要做更多更深入的自下而上的研究。

在本期“言值”栏目,我们邀请国联安基金经理刘斌先生,为大家带来一份“继往开来”的总结与展望!

  新浪财经讯
10月13日,新浪基金经理秀栏目联系到长盛量化红利策略拟任基金经理刘斌先生,详解当前宏观经济走势及四季度市场的投资机会。详解“量化投资之道”。刘斌认为,相对于传统主动型基金的局限,量化技术在及时快速跟踪市场变化、克服主观偏差和准确实现分散化投资目标等三个方面体现了强大的投资优势。以下为全部对话实录。

  拥有10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的刘斌,根据wind数据,其管理的国联安稳健混合从2013年12月28日任职以来,任期回报103.66%,年化回报13.71%,在wind同类可比基金中排名第2。(截至2019年7月10日)。他认为,对投资来说,没有秘诀,最根本的希望能找到价值低估的资产,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不必冒很大的风险。 

而对于组合中暂时表现不佳的股票,也给刘斌这样的启示:买入“成长”股需要更高的风险溢价,简单的说不能买贵,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刘斌:硕士研究生,12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
2009年8月起加入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研究员;现任国联安基金权益投资部副总监。现任国联安稳健混合、国联安优势混合、国联安智能制造混合基金基金经理。

  新浪财经:今年以来,各家基金管理公司竞相推出自己的量化产品,数量化投资一时成为基金管理界和投资者讨论的热门话题。与传统主动型基金比较,您认为量化投资有哪些显著的特征?

  在市场投资方面,刘斌认为,显著的全局性的风险因素较小,应该放更多的精力去寻找那些真正的α机会。单个季度的可预测性较差,市场短期随机因素占主导,中长期来说,看好消费升级和工业升级,更看好可选消费品、电子信息技术、机电一体化、工控等细分行业。

刘斌认为,在研究股票和行业时,最常见的问题是先入为主的固执和缺乏判断的轻信,想要规避这两种错误,根本的办法就是提升自己的知识储备,让自己丰富起来,不至于那么容易碰到不可理解的事情或轻易听信他人不实之看法。

01

  刘斌:数量化投资和传统定性投资都属于主动投资的范畴,定性投资强调基金经理个人的经验和主观判断,而数量化投资则用来源于市场和基本面的模型指导投资。两者相比,数量化投资具有更大的投资视角和广度,能够快速高效的在全市场范围内进行海量信息处理和挖掘,同时客观性、纪律性较强,按照严格的策略规则理性投资,从而有效克服投资过程中的随意性和情绪化行为。

  回顾近6年基金经理生涯,尤其是对于基金组合中绩优股的投资经历,让刘斌得到了很深的投资感悟:1)虽获得了很好的回报,但操作中无可避免的会受到市场情绪和个人情绪的影响;2)想要获得更好的α,深入的研究是必需的,也是最为有价值的,提示我们要做更多更深入的自下而上的研究。

谈及风控,他表示,我们追求α,不会在个别行业或某种风格的标的上做过大的风险暴露,会保持各类资产的相对均衡,会对每个标的要求较高的安全边际;个别的来说会对那些超常发展的公司保持谨慎,尤其是利润增速与内生增长潜力不匹配的,或者是利润增速相对行业过于偏离的都会慎重对待。

Q:大家都知道,在过去的2019年中国A股市场走出了“极度结构化的局部繁荣”行情,那么在新的一年,市场走势大概沿着那种脉络推进呢?

  由于人的思维在任何时候都只能考虑有限个变量,对传统主动型投资人而言,决策广度的有限性,体现在了跟踪股票数量上的限制,以及决策时思考变量上的限制;当然,传统的主动投资方法在决策深度上是有优势的,所以做更加深入的基本面研究以弥补决策广度的不足。

  而对于组合中暂时表现不佳的股票,也给刘斌这样的启示:买入“成长”股需要更高的风险溢价,简单的说不能买贵,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具有“处女座”典型性格特点的刘斌,内倾,理性,独立思考,做事认真。他坦言,投资生活本就为一体。最大的爱好读书,主要是历史、哲学、宗教、心理学和经济学,这些内容与基金经理的工作可以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A:2019年的指数涨幅是近10年来较高的,但从个股来看是个典型的结构性市场,因此总体并无“牛市”感觉。

  新浪财经:也就是说,传统的主动投资方法,即单纯地对基本面分析在市场容量一定的前提下有其自身优势。

  刘斌认为,在研究股票和行业时,最常见的问题是先入为主的固执和缺乏判断的轻信,想要规避这两种错误,根本的办法就是提升自己的知识储备,让自己丰富起来,不至于那么容易碰到不可理解的事情或轻易听信他人不实之看法。

谈及基金经理职业,刘斌表示:“希望投资成为我的终身职业,我工作的所有立足点都是能长期的给投资人创造价值,也能够长期的跑赢市场,相对来说不追求短期极致的业绩回报。”

对新一年宏观经济的看法,我们看到的可能变化有以下几点:

  刘斌:问题在于,随着市场信息传递速度的加快,众多分析师对基本面数据的不断挖掘,更加深入的分析似乎越来越难以弥补决策广度的不足。如果将传统主动型投资比喻为一个“拣西瓜”的比赛的话,现在剩下的西瓜越来越小了,那这个时候“拣西瓜”的工具与方法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谈及风控,他表示,我们追求α,不会在个别行业或某种风格的标的上做过大的风险暴露,会保持各类资产的相对均衡,会对每个标的要求较高的安全边际;个别的来说会对那些超常发展的公司保持谨慎,尤其是利润增速与内生增长潜力不匹配的,或者是利润增速相对行业过于偏离的都会慎重对待。

市场投资篇:显著的全局性风险因素较小看好消费升级和工业升级

制造业投资有望见底,无论是10年的设备更新周期还是3.5年的库存周期目前都处于低位;

  还有,即使投资人有超越市场的预测能力,理论上可以获得好的超额收益,但现实中收益常常被投资人主观认知上的情绪化波动侵蚀掉了。比如说,大多数投资人总是更容易相信先入为主的消息的正确性,同时容易忽略与这些观点相抵触的新的消息。同时,传统投资的管理者本身情绪难免受到周遍环境的影响,常常会做出一些偏离自己判断的交易行为,这样的随机交易常常会侵蚀掉部分应该获得的收益。

  具有“处女座”典型性格特点的刘斌,内倾,理性,独立思考,做事认真。他坦言,投资生活本就为一体。最大的爱好读书,主要是历史、哲学、宗教、心理学和经济学,这些内容与基金经理的工作可以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新浪财经:您管理的国联安稳健混合基金在您任职期间收益高达103%,您认为自己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秘诀是什么?

房地产销售及投资依然有韧性;

  筛子 V.S. 筷子:数量化投资的优势

  谈及基金经理职业,刘斌表示:“希望投资成为我的终身职业,我工作的所有立足点都是能长期的给投资人创造价值,也能够长期的跑赢市场,相对来说不追求短期极致的业绩回报。”

刘斌:虽然得到某种秘诀一直是我们从小以来的梦想,比如看武侠时想得到“武功秘籍”,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秘诀可能是不存在的,尤其对投资来说,如果有能大概率成功的秘诀,市场将不复存在,因此我们可以判定没有秘诀。对我来说过去5年多的收益只是一个结果,是对我所坚持的投资理念的一个验证,最根本的来说我希望能找到价值低估的资产,这种资产可能是“价值的”也可能是“成长的”,我们并不是很在意,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不必冒很大的风险。

结构分化更加显著,传统行业集中度继续提升。所以大体上我们认为经济有超预期的可能,不认可继续显著减速。

  新浪财经:如您所说,由于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有效性的提高,作为传统主动型投资想要在“拣西瓜”比赛中胜出将越来越难,那么数量化投资又是如何克服传统投资存在的问题?

图片 3刘斌

新浪财经:您的选股逻辑或理念是什么?更倾向于价值投资还是趋势投资,是“价值派”还是“成长派”?

股票方面,我们对2019年表现较好的食品饮料和TMT会谨慎一些,这类资产的风险收益比可能不是很好,隐含回报也不高。相对来说我们对中游的龙头更看好一些,具体的如化工、可选消费品、建材、房地产等,这些资产估值较低,且基本面仍然强劲,ROE仍能够维持在较高水平,分红率也有望提升,相应的隐含回报较高,坚持持有也许会有不错的回报。

  新浪财经:有鉴于传统主动型投资的局限,建立在现代统计学、数学和信息技术基础上的数量化投资,作为一种投资方法应用到主动型基金,其体现的科学与合理性令人瞩目。

  刘斌,硕士研究生,12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
2009年8月起加入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研究员;现任国联安基金权益投资部副总监。现任国联安稳健混合、国联安优势混合、国联安智能制造混合基金基金经理。

刘斌:我的基本选股思路应是价值投资,并不在意标的是“价值的”还是“成长的”,我并不割裂的看这两个分类,不管是所谓的“价值”还是“成长”都是可以定价的,按照经典投资理论,“价值”是依据当前和过去的信息判断内涵价值,而“成长”则要包含较多对未来的预测才能判断,因此成长判断起来更难和更不确定,逻辑上为获得较好的风险收益比,我们可能对买入“成长”的估值要求更苛刻一些,以抵御错误预测所冒的风险,简单的说需要更高的风险溢价,而在“价值”上会要求相对低一些的风险溢价。

02

  坚持量化投资理念与方法的基金经理们与传统基本面分析入手的基金经理们一样努力的目标都是要超越市场,所不同的是,量化基金经理们更愿意将他们的见解与目前速度惊人的计算机技术、统计技术等结合起来作为研究工具,在他们的模型中可以将自己的研究和视野拓展到只要有数据支持的任何地方。比如,只投资于股票的量化基金经理们,可以把所有股票纳入自己的海选范围内,从多维度的变量空间中找到自己的获利机会,并可以检验这样获利机会在历史上的成败概率。这样的变量可以包括有关经济的宏观变量、基本面变量、财务数据,也可以包括有关投资者心理的市场行为变量。当然,量化投资跟踪调查的范围可以很广,但是在最终决策上要受到众多限制的,以保证在控制风险水平的前提下实现收益率的最大化。

  市场投资篇:显著的全局性风险因素较小 看好消费升级和工业升级

新浪财经:对于市场风格把握、回撤的控制,您怎么做的?

Q:投资是一场奇趣旅程,其间荆棘与繁花相伴,跻身于其中的人也必然有所得、有所失,基于此您有什么与大家分享的体会感悟吗?

  另外,量化投资和传统的投资可以找到合理的结合点,这就是在量化模型的输入变量View上,因为任何观点既可以来自于历史规律的检验,也可以来自于人脑对未来的主观判断。当然,在量化投资的过程中,依赖主观判断的成分相对要小的多,因为大多数量化经理们认为依靠没有数据支持的主观判断做出的决策总是不可靠的,他们更相信他们的历史检验报告。

  新浪财经:您管理的国联安稳健混合基金在您任职期间收益高达103%,您认为自己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秘诀是什么?

刘斌:我们的投资本质上是追求α的,因此会规避在某一行业或某种风格上的过度风险暴露,结果上一般会显现出来行业分散和风格分散的特征,这样的组合本身波动会相对小一些,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单独针对风格和回撤做控制,因为如果组合的α足够,这些就都不会是问题,所以我会更专注在寻找更多有α的品种上。

A:每年末我都会统计一下过去一年中贡献最大的标的和损失最大的标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地梳理自身失误点并加以改进。近年来,我的投资方法越来越向一个方向收敛,如果要描述的话应该是向“价值投资”收敛,当然了价值投资并不是一个有准确含义的词汇,只能是一种倾向。

  总之,量化技术有如下三方面的优势:及时快速的跟踪市场变化,不断发现能够提供超额收益的新的统计模型,寻找新的交易机会;准确客观评价交易机会,克服主观偏差;在控制风险的条件下,充当准确实现分散化投资目标的工具。

  刘斌:虽然得到某种秘诀一直是我们从小以来的梦想,比如看武侠时想得到“武功秘籍”,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秘诀可能是不存在的,尤其对投资来说,如果有能大概率成功的秘诀,市场将不复存在,因此我们可以判定没有秘诀。对我来说过去5年多的收益只是一个结果,是对我所坚持的投资理念的一个验证,最根本的来说我希望能找到价值低估的资产,这种资产可能是“价值的”也可能是“成长的”,我们并不是很在意,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不必冒很大的风险。

新浪财经:从您过往从业过程中,哪次投资经历让您难忘、感悟颇深,方便给我们讲讲吗?

回顾每年损失最大的十个标的,连续6年的看还是会有一些共同之处,这些标的总体来说都研究较浅、了解有限,其中不乏牛股,但仍然以亏损收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看好数量化投资前景 打造优势金融工程平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