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以来就有14位基金高管发生变更,难抗运营压力 高管层玩快闪

2015年以来就有14位基金高管发生变更,难抗运营压力 高管层玩快闪

  年内63位高管变动

  上述基金分析师表示,近些年基金公司人才的大量外流已经引起了基金公司的关注,股权激励、事业部制推出和实施,表明各家基金公司都在积极探索如何留住人才,基金高管变动出现“内循环”可以说是基金公司“留住人才”的手段之一,基金公司人才管理制度的不断改革创新和基金子公司的涌现为高管人才“内循环”提供了条件。从长期看,高管人才无论是在基金公司内的“内循环”还是在公募领域内的“内循环”都有利于基金行业的人才培养和人才积累。

  还有基金公司提拔优秀的投研人员作为副总经理。如富国基金1月份公告,李笑薇和朱少醒为新任副总经理。大成基金[微博]也提拔钟鸣远为副总经理,钟鸣远2014年3月加入大成基金,任公司助理总经理。此外,肖剑也出任大成基金副总经理,肖剑2015年1月加入大成基金。

  具体看来,7月16日,永赢基金副总经理李广云因个人原因离任,之前李广云管理着永赢基金旗下唯一的公募产品永赢货币基金。资料显示,永赢基金成立于2013年11月7日,其副总经理离职时,公司仅运营8个多月。

  从时间上看,因工作调整离职的高管多发生在今年1月份和2月份,其中又以1月份居多。这时,上一年度的考核刚刚结束,各高管人员因不同的工作表现而出现变动也在情理之中。而因“个人原因”离职的高管变动集中出现在3月份以后,而此时也正是证监会“捕鼠”行动发起之时,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某些联系,值得玩味。

  ■本报见习记者 唐 芳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基金经理变更日趋激烈的同时,基金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更也在迅速升温。数据统计显示,1月份还未结束,2015年以来就有14位基金高管发生变更,去年同期仅有4位。

  2月14日,谭茗予上任道富基金副总经理,道富基金也由此成为年内第一个高管层发生变动的新基金公司。道富基金成立于2013年5月30日,谭茗予上任时,基金公司刚运营9个多月。

  值得注意的是,有3家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因“工作调整”离任后,都转任子公司总经理,并且这3位副总经理均在今年3月下旬离职。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赵生章3月25日离任后,转任子公司招商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上银基金原副总经理唐云3月24日离任后转任子公司上银瑞金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长城基金原副总经理余骏3月24日离任后转任子公司长城嘉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进一步统计显示,近几年有数据可查的高管变动公告数量分别为,2011年95起,2012年94起。考虑到今年还有3个多月的剩余时间,且前9个月月均近10则高管变动公告发布的情况,今年全年的高管变动很可能创近几年的新高。

  相对来说,绝大多数变更出现在副总经理的职位上。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有12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变更事件。因个人原因宣布辞职的人员达到7名,其中包括了最受关注的是明星基金经理王鹏辉,景顺长城1月发布这一公告,原副总经理王鹏辉因个人原因辞职。此外还有天治基金原副总经理时冰离任等。

  北京一位基金分析人士也表示,新基金公司目前的生存压力确实很大:一方面,公司前期高昂的开办费使得新公司一成立便背上沉重的包袱,另一方面,新基金公司没有品牌的原始积累,发行渠道也不占优势,所发基金的首发规模往往少得可怜,难以通过快速提升管理规模以获取充足的管理费,因此在成立后也面临极大的财务压力和生存危机。还有,基金行业的混业格局正逐渐形成,随着新基金公司的不断涌现,基金注册制实施后新基金的不断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陆续获得发行、管理公募产品的资格,新基金公司的生存压力日益加大,成立后快速实现盈利更是难上加难。但是股东却不一定有耐心等待,当基金股东难以忍受连年亏损,公司高管层往往就成了替罪羊。

  高管离职两大原因: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整个行业存在人才缺口的背景下,新基金公司的管理层人员除了股东直接下派,主要是从其他基金公司或其他投资机构高薪、好待遇‘挖墙脚’而来。他们为招揽这些人才投入了不少,高管上任时间不长就离职,带来的损失自然不小。同时,新基金公司的人才贮备还不完善,原高管离职后,寻找合适的接棒者也不容易。对于新基金公司来说,如何招揽人才并留住人才都是他们需要思考的事。”

  业内人士表示,伴随着股权激励政策刺激、泛资管时代全面展开,基金公司高管变动可能会在最近两年继续扩大,待公司治理结构逐步完善之后,可能高管变动会稳定。未来还可能有基金公司上市,借助上市后成为公众公司,更有效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上周五(8月1日),东海基金宣布刘清上任公司督察长。资料显示今年3月31日,东海基金原督察长陈四汝因个人原因离任,由总经理葛伟忠代行督察长之职。东海基金成立于2013年2月25日,其原督察长离任之时,该基金公司刚运营满一年。公司还如此“年轻”,高管层就发生变动,着实让人惊讶,但是,更让人震惊的是:东海基金并不是个案,去年至今,共成立18家新基金公司,而年内高管层发生变动的新基金公司有7家,占比达38.89%。

  从人数上看,53则变更公告背后,有35位高管人士离任,同时有28位新上任高管。整体来看,高管队伍虽然变动频繁,但今年以来还是扩容了7人。

  此外,鹏华基金的副总裁毕国强今年7月12日离职。而证监会最新公布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审批》显示,毕国强拟任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总经理的申请已于8月28日提交证监会审批。即毕国强虽然离开了鹏华基金,但仍旧选择在公募领域奋斗。

  从历史数据看,2011年有47家基金公司发布高管变更公告,2012年有39家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公告,2013年全年变更为43家超过70起,2014年65家高管变更达到98起。而今年这一情况有望超过去年水平。中小型基金公司和新成立的基金公司高管变更情况更多。

摘要:难抗运营压力 高管层玩快闪
业内人士认为,高管层的动荡或许会让本就生存艰难的新基金公司雪上加霜
上周五,东海基金的新任督察长上任,将年内新基金公司的高管层变动又推上一个台阶。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发现,年内共有7家去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高管…

乐博现金网登录66866,  35人离任28人上马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根据证监会[微博]公布的信息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12日,基金公司共发布90则高管变更公告,与去年全年数据持平。按目前的发展速度,全年的高管变动数量极有可能超过前几年数据。

  浙商基金今日公告称,因个人原因,该公司原副总经理王茂根离任,离任日期为1月28日。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显示,算上今日公告,截至1月28日,已有11家基金公司涉及14位高级管理人员发生变更,占全部95家基金公司11.58%。若按照2009年以前所成立的60家基金公司计算,今年1月份变更已逼近20%。这也意味着,平均每两天有1位高管变更。

  3月24日,上银基金副总经理唐云因公司安排离任,转任子公司总经理
。资料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8月30日,唐云离任时,该基金公司运营未满8个月。20多天后(今年4月15日),上银基金又聘请王素文任总经理助理兼运营总监。

  18位新任副总经理中,有不少都是由去年业绩表现优秀的基金经理提任至副总经理岗位。如景顺长城基金的新任副总经理王鹏辉,其管理的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和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去年双双挺进股基业绩前10名。华商基金[微博]今年2月21日同时宣布田明圣、梁永强和陆涛3位新任副总经理,其中,任职基金经理的田明圣和梁永强所管基金去年的业绩表现在华商系基金中也是名列前茅。

  除了高管变动的“内循环”,三季度以来基金公司高管变动还有一个特点:新基金公司高管变动频现。

  基金公司总经理变更只有一起,招商基金原总经理许小松离任,转任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由该公司董事长张光华代任。此外,还有一起为督察长变更。

  3月18日,中加基金的总经理杨书剑和督察长夏远洋因工作调动同时离任,由夏英和霍向辉分别接任总经理和督察长职务。资料显示,中加基金成立于2013年3月27日,其总经理和督察长同时离任时,该基金公司刚运营满一年。公告公布的第二天(3月19日),中金基金又任命魏忠为副总经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