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2010年第三期基金经理培训班的基金经理透露,的基金经理违法违规处理结果

参加2010年第三期基金经理培训班的基金经理透露,的基金经理违法违规处理结果

  张晓芳

  作者:旷野

  “证监会有关人士在培训班演讲时指出,近期相关部门将‘对倒’列为基金监管的关键词之一。并且,该人士还明确表示,监管层已发现数只股票可能存在公募基金和私募‘对倒’的违规交易行为,正对涉嫌违规交易行为的基金、个人进行深入调查。”参加2010年第三期基金经理培训班的基金经理透露。

  9月6日,证监会通报了对三名涉嫌“老鼠仓”的基金经理违法违规处理结果。2009年9月,这三名基金经理被立案稽查,一年来,痛打“老鼠仓”成为基金公司内部治理以及外部监督的重中之重。不过,近几个月,基金业内似乎已经掀起了另一场有针对性的严打风暴,这一次内外共同瞄准的是内幕交易。

  11月6日,证券业协会举办的2010年第三期基金经理培训班,在上海期货大厦如期举行。来自数十家基金公司的投资部门员工及高管齐聚一堂,聆听来自证监会、交易所等相关部门领导讲授基金投资运作、风险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监管要求和业务规则,以及投资管理人员从业规范和执业道德。

  本报记者获悉,6月以来,已有数只基金分别向沪、深交易所递交过报告,以解释基金在上市公司停牌前几个交易日进行大量买入的投资依据和内控流程。

  不过,上述证监会人士在演讲中未提及涉嫌“对倒”的具体股票和基金名称。

  “交易所下半年例行监管任务的重点之一是强化股价异动监测,针对股票交易异常,尤其是涉及机构投资者的,将严格核查其交易行为,目的就是加强内幕交易核查,及时发现和上报违规线索。”接近上交所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

  2009年深圳三名基金经理被查出老鼠仓的违规行为以来,基金公司内部治理和外部监管重拳出击“老鼠仓”,高压态势一年来未有松懈。

  该人士还透露,今年以来,已经有一些基金公司接受了核查,原因都是在上市公司股价异动时期旗下基金有频繁的交易行为。

  实际上,数月来,另一场瞄准“对倒”等违规交易行为的严打,已在基金业内展开。

  过去,内幕交易相关违法违规案例多涉及上市公司高管、保荐人等,基金代表的机构投资者甚少牵连。

  日前,多家基金公司督查长也向本报记者证实,打击老鼠仓是业内丝毫不能放松的合规任务,但年初以来,监管层的文件精神及窗口指导都传达出“强化全面监管、多环节把关”,杜绝基金参与非公平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

  上海某基金公司的督察长向本报记者指出:“尚福林主席一直强调基金公司不能触碰的三条底线,除了老鼠仓之外还包括非公平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业内对内幕交易始终保持警惕状态。因此,监管层、交易所等强化相关监管是情理之中。”

  严打基金和私募“对倒”

  该督察长认为,针对个别交易行为和个别基金公司的监管行为更多定位在进行一对一的窗口指导上,“强化全面监管、多环节把关”可能是严打内幕交易的新态势。

  “严打‘对倒’等违规交易行为,就是贯彻执行尚福林主席一直强调的基金公司不能触碰的三条底线,除老鼠仓外还包括非公平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某基金公司督查长表示。

  本报记者从多家基金公司了解到,目前公司投研体系各环节的合规工作都已启动全面升级,针对严防内幕交易甚至已经细化到研究报告格式、内容到调研上市公司时的行为准则。

  所谓“对倒”更严谨的说法是——约定交易,相关法规显示,如果存在关联关系或疑似关联的证券账户之间,大量或频繁进行互为对手方的交易,那么这种交易行为就涉嫌约定交易操纵。

  停牌前的交易需有理由

  不过,“亿安科技”、“中科创业”、“德隆系”等股票交易中大量存在这种约定交易,已随着市场结构的变化而演变。

  据上述接近上交所的人士介绍,已经接受核查的基金公司被要求提供文字性回复,说明其交易的理由。

  上述证监会人士指出,眼下监管重点关注个别基金和私募之间的约定交易,两者从资产所有权上看完全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是个别基金经理可能出于人情或者利益等角度考虑,利用管理的基金资产和特定对象针对某一股票进行约定交易。

  “特别是个别上市公司因重大事项停牌前的几个交易日内,来自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大量买单值得认真关注,是否存在个别机构投资者提前知情该上市公司拟公告的重大事项。”该人士称。

  例如,当某私募欲卖出一重仓股,而近期大盘不好或者该股票本身交易量较小,为使交易顺利且价格平稳,事先和某基金经理私下沟通,那么在双方约定的交易日中,私募卖出,基金买入,表面上看这都属于市场正常交易行为。

  存在上述情况时,如果交易所的相关业务部门认为基金公司说明理由不充分或交易量特别巨大等特殊性,不排除将情况通报上市公司及基金公司所在辖区的证监会派出机构。

  “这种行为对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构成损害,个别基金经理可能还会从约定交易对象处获取非法利益,涉嫌利益输送。”上述督查长分析认为。

  “所在辖区的监管部门将进行深入的核查。”该人士称。

  但是,此类约定交易行为在基金公司内部风控程序中难以被察觉,需要监管层、交易所等部门的多方综合监管才能及时发现、有效防治。

  例如,宏达股份(600331.SH)是今年引发热议的上市公司之一,被《人民日报》指称或涉嫌重大信息提前泄露。

  “基金经理有权决定个股交易,而对个股交易只有证监会的‘双十’及各基金公司内部的‘双五’规定。‘双十’即证监会要求指数基金之外的基金,持有某个股不得超过流通盘或基金净值10%;‘双五’为多数基金公司规定,持有某股票超过流通盘或基金净值5%,需要经过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审批。”另一合资基金公司稽核监察部工作人员介绍。

  该公司于5月19日涨停,当天晚间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及连续停牌公告,并自5月20日起停牌。

  而股票型、混合型基金规模多以十亿元计,在双十、双五上限之下,基金经理依然有规模可观的个股交易自由度,“因此一般而言,公司内部难以发现此类违规交易。”上述督查长表示。

  而从5月19日的公开交易数据中可以判断,当日砸下的大量买单分别来自两个机构交易席位,宏达股份当天成交总额近两成由这两个席位背后的机构提供了支撑。

  “这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自由交易规模,相对单一私募的抛盘,应该绰绰有余。”一位基金高管表示。

  宏达股份的2010年半年报显示,4月至6月间,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证券投资基金增持了200万股。

  过去的“对倒”多出现在坐庄、操纵市场等违规违法案例中,一般表现为短期内操纵的个股价格波动剧烈。而眼下监管层严打的基金和私募“对倒”,通常不会有股价涨停等引人注意的市场现象,也给监管增加了难度。

  一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证监会派出机构有权要求辖区基金公司提供有关上市公司的交易数据、内部研究报告、投资审批文件等资料。

  该高管认为,这种违规交易无视基金持有人利益且违反执业道德,为基金公司难容,可能只涉及个别社会关系复杂、工作经历丰富的基金经理。

  “结合交易所的监控数据,证监会派出机构将对有异常交易行为的辖区内基金公司提出核查要求,重点内容是该上市公司是否已加入基金公司内部股票池或核心股票池,是否有相应的内部研究报告支持投资行为,如果当天个股交易量特别巨大是否符合基金契约、公司投研规定,不合规定的交易行为是否经过公司内部投资审批等。”该人士表示。

  据悉,监管层对此类违规交易行为主要依靠交易所上报可疑交易信息,例如某只股票连续数交易日内,一半甚至绝大多数成交量来自固定数个交易席位,那么交易所相关部门会进一步核查相关信息,如果发现这期间数个交易席位的交易双方是某私募和基金,可能就需要监管层更深入调查。

  一旦这些核查内容存在不合规,证监会派出机构将视情况上报上级部门,相关部门将决定是否需要移交证监会稽查部门立案调查。

  “内幕交易”等亦在严打范围内

  据该人士透露,已知接受深入核查的基金公司涵盖四地,不过绝不是打击“面”,而是个别性的。

  约定交易之外,其他违规交易行为同样是近期基金监管的重点内容。

  严打从调研抓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